老吕和小吕——被称为古田保护区新老“活地图”

[报料热线] 2239110/18898898855

  在惠东古田省级自然保护区(以下称“古田保护区”),偶尔能看到一两间普通的砖瓦房,道路一侧还有一小片水稻,山坡上种植着李子树,明显有着居民生产生活的痕迹。

  “保护区里还有村民呢,他们在古田的历史比保护区成立要长得多。就连保护区管理处,都和村民关系密切,老吕和小吕,就是村民代表。”古田保护区管理处的树荫下,大伙指着“老吕”吕新桂与“小吕”吕文龙说道。

  老吕和小吕,被称为古田保护区新老 “活地图”,他们是古田保护区两代 “守护者”的代表。

 

吕新桂(左)与吕文龙被称为古田保护区的新老“活地图”。

  村民资源保护意识强

  说“两吕”前,得先说说古田保护区里的村子。

  在古田保护区成立前,保护区内有两个自然村沉水村和新联村,当时为平山公社林场的“场带村”。沉水村村民是典型的山里人,村因沉水河得名,何时落地为村不得而知。“靠山吃山”,以前的村民都以耕作狩猎为生,后来为林场工作。成立古田保护区后,两个自然村行政上隶属大岭镇澄溪村委会管辖,生产、生活范围全部分布在保护区的实验区和缓冲区。古田保护区内农村现有户籍人口128人,常住人口约50人。

  “村里的村民都是山里的一把好手,他们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,一山一水,而且对环境和资源保护的意识非常强。”古田保护区管理处负责人介绍,两个自然村由于地处偏远山区,交通不便,加上成立保护区后,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急剧上升,对他们的生产造成很大影响,生产经营范围受到很大限制。“村民种的香蕉没法长,被野猪拱了;种的稻谷没法收,被鸟雀啄了。但这里是保护区,他们不能捕杀动物。我们很感谢村民的通情达理,他们为了保护这里的动植物,陆续外迁打工,走出去很多。但有例外,还有走进来的。”

  这里的“走进来”,说的就有吕新桂以及吕文龙。

 

小吕结婚了,安定下来后的他,成熟稳重许多,对工作更投入。

  从村民变护林员

  1951年出生的吕新桂已经67岁,2年前退休,却被古田保护区管理处返聘,继续干着老行业护林员,“用丰富的经验以老带新”。在管理处,他被称为老吕。

  老吕就是山里人,18岁到四川当兵,6年后退伍,回到村里继续耕田。在古田的山里长大,他几乎踏遍了古田每一处。古田保护区成立后,他没有像多数村民那样外迁,而是成为一位护林员,继续住在山里。

  说起古田往事,老吕津津乐道。老吕回忆,自己10岁那年,家里的水牛夜里被“大猫”(老虎)抓走了,全村人还组织上山搜查,可惜只听见虎啸,地上留下虎毛,还有吃剩的牛蹄等。“现在想想,那时抓牛的很可能是野生华南虎,可惜那时没见到它到底长什么样。”

  成为护林员后,老吕却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野生华南虎,这成为他的最大遗憾。

  双脚踏出来的“活地图”

  老吕对古田保护区的认识,是用一双脚踏出来的。“那时只有一条泥路,吃了早饭,就穿上解放鞋,拎着一把砍刀去巡山,连水壶都没带,反正山里到处有水,渴了就喝山泉水。一般要巡到下午三点才下山,回来吃午饭。”

  小巡几乎天天,10公里以外的每周1~2次,几十年下来,老吕对古田可以说了如指掌。哪里能看到杜鹃花,哪里能遇到银环蛇,哪里能找到三尖杉,哪里有鸡血藤,问他准没错,所以管理处的同事称他为保护区的“活地图”。

  在保护区的山水间巡查,老吕见到了许多山里的动物:穿山甲、豪猪、野山羊、山鸡、白鹇、鹧鸪、老鹰、黄?、蟒蛇、眼镜蛇王、金环蛇、银环蛇……

  巡山这么多年,老吕感到运气不错的是,自己没遇上野生动物偷猎者,生命没有遭遇过威胁,最多是抓到进保护区砍伐树木的村民,“因为情节不严重,抓到之后把他们好好教育一下就放了”。

 

古田保护区的护林员几乎天天都要巡山。

  从大城市回到山里头

  今年32岁的吕文龙,按照辈分,叫吕新桂“大伯”。两家人在沉水村的老宅,就挨在一起。

  吕文龙的童年就是在古田度过的。后来他和父母搬到惠东县城居住,随后在惠东县城上学。2006年,吕文龙考上广东科贸职业学院,学习物流管理专业。2009年毕业后,他在广州找到了一份工作。刚开始每个月工资只有2000多元,后来每个月收入有5000元。在广州工作一段时间后,吕文龙内心泛起了思乡之情,很想回家乡工作。2012年,他放弃在广州的工作,回到了惠东县城。回来不久,他得知古田保护区管理处要招护林员,于是参加应聘。

  物流专业与林业完全不对口,周围的人都想不明白吕文龙怎么想着 “回到山里头”。“我知道这份工作不简单,辛苦、劳累,时常在山区里待着也寂寞,待遇也不高,很多年轻人都不会选择。”吕文龙说,他之所以愿意接受这份工作,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乡,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,所以愿意待下去。“因为熟悉,所以刚来时我也没有不习惯。”

 

  古田保护区的一草一木都离不开护林员的用心守护。

  巡山也要学习新技能

  在古田保护区管理处,吕文龙就成了小吕,当然,大家喜欢叫他“小龙”。

  新手小吕常常跟着大伯和其他老护林员去巡山,重新认识古田。和别的护林员不一样,小吕巡山时经常带着相机,看见不认识的动物、植物就拍下来,回来查阅资料或请教他人。他的巡山工具,还有手机上一款“奥维互动地图”的APP,这不仅能帮助他辨识丛林里的方向,还能定位不少植物的准确位置。每周,小吕会巡山3至4次,仔细观察野生动植物是否被偷猎盗伐。

  除了巡山外,小吕还会整理自己拍的照片,学习动植物知识,有野生动植物专家来时,他还向专家请教学习,跟着专家一起做研究。一有时间,小吕还学习制图,将照片制作成幻灯片,准备用来宣传动植物保护知识。“我的专业是物流管理,和动植物知识不沾边。虽然做护林员,不需要专门学习这些知识。可是我觉得自己需要学习,了解动植物的知识,才能更好地巡护山林。”

  对于这位勤奋肯学的新一代保护区“守护者”,管理处自然看好,要知道,符合相关专业的人才实在是太难“挖”了。3年前,小吕结婚了,安定下来后的他,成熟稳重许多,对工作更投入。“要培养他成为保护区新的 ‘活地图’。”古田保护区管理处负责人说。

  本版文字 《东江时报》首席记者李向英本版图片 《东江时报》记者杨建业 周楠 摄

分享到:
上一篇:
编辑:大快
分享到:
  • 今日万博安卓网微信
  • 万博安卓发布微信
  • 万博安卓万博体育网网微信

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今日万博安卓网无关。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(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)